爸爸喜欢说的谎:钱的事不用你操心

来源: 公众微信号挖财2017-06-19 10:08:19
  奶奶16岁那年,爷爷50岁。

  她生下我父亲没几年,爷爷就因病去世了,留下她和三个孩子相依为命。

  这三个孩子中,伯伯终生未婚,叔叔受了刺激精神失常,只有我父亲还算幸运。但由于家庭经济条件太差,父亲娶了腿有残疾的母亲。

  母亲干不了重活,一大家子的重担都压在了父亲一个人的肩上。

  因为贫穷,大人世界的各种复杂关系过早地映射在年幼的我身上。

  从80年代父亲兄弟三人分家,到农具、牲口、农活的搭伴、借还,几乎没人帮助过我家,连同村的亲姨也对我家避之不及。

  用父亲的话说:“富在深山有远亲,贫居闹市无人问。”

  他暗下决心,无论再苦再难,也要供我读书,让我跳出农门。

  父亲文化水平不高,自小给我的教育翻来覆去就两条:一是好好读书;二是花钱的事不用我操心,他会想尽一切办法。

  小时候,我对不用操心的话信以为真,长大之后才意识到,关于攒钱,父亲的方式近乎“自残”。

  收小麦时,村民们要将村东头的小麦拉到村西头的打麦场里去,只能用农用板车,还只能靠人力,中间要过一个很陡的桥坡。

  人家都是夫妻俩一起拉车,而父亲只能一个人做——在离桥很远的地方加速,一鼓作气地将麦子拉上桥。

  直到现在,父亲提起村里的那个桥坡还心有余悸。

  到了收棉花的季节,为了多赚点钱,父亲就白天下地摘花,晚上将摘回来成堆的棉花一个一个择出来。

  不眠不休。

  父亲除了拼命挣钱外,就是拼命省钱。

  我记得家中除了盐之外,很少买过调料,更别说买菜,买新衣服了。

  等我上了高中,父亲用自行车驮着一袋子小麦到距家30公里之外的我的高中去换饭票,就是为了省下将小麦卖掉再买饭票的那1块多钱差价。

  父亲还有一个习惯,就是将日常开支记在日历上,每年的日历用完后,他都会小心保管。

  某年某月买了小牛,某年某月母牛下犊,小麦、棉花、玉米囤到某月卖了个好价钱,什么时间谁家红白喜事随礼多少……现在去看都历历在目。

  当然,还记录着我上学的各种学费、生活费支出。

  再后来,我顺利考上大学,也留下了让我终生遗憾的两件事:为了供我读书,妹妹初中没有读完就辍学了。

  也是为了供我读书,奶奶不舍得看病,被高血压夺去了性命,晚年她是在家中熬死的。

  虽然我有一个敬畏金钱的父亲,但因为父亲的“有求必应”,我上学的各种支出并不比同龄孩子少。

  我的求学时光也不算节俭,从我记账本中的2004年第一部手机就可见一斑:夏新A8——当年炙手可热,七彩屏,号称第一部会跳舞的手机,1450元。

  对于父亲及家庭的付出,我始终心存感恩,但却将报恩、回报家庭的责任推到了未来。

  直到2006年,我准备购买商品房。当时房价每平米830元,首付加上其它费用需要4万块,但因为我上班两年“挥霍无度”,连几万块钱都束手无策。

  我还要向辛劳一辈子的父母伸手要钱。

  看到年迈的父亲到处借钱,我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  痛定思痛,我继承了父亲的传统,养成了记账的习惯。

 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完整、连续的记录收支点滴已逾十二载。

  经历过买房的艰辛后,我本以为结婚生子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  但现实又与我们开了一个玩笑:婚后五年,我老婆宫外孕2次,胎停育1次。

  那几年,我们经常与医院打交道。遇到过只重经济效益而不顾患者病情滥用药物的庸医,也遇到过医院的潜规则。后两次的意外与医院有间接的关系,但当时不懂。

  失落,绝望,却只能死死抓住医生这根“稻草”,我们甚至每半年要去城隍庙、兴国寺捐款一次,真是花钱如流水。

  第六年,终于得了女儿妙心,实在不容易。

  这些经历与磨难,都被记录在我的家庭账本中。

  我认为这是最好的“日记”,也是最好的人生成长教材。

  记录下来,偶尔翻翻,经常提醒自己:小成不忘形、失意不颓废、无趣不惰情、困难不消沉,有钱不任性,没钱不生嫉。

  感谢命运,现在,我已经有了两个宝贝千金:妙心5岁半、妙冉2岁。

  孩子们都还小,她们还远远体会不到钱的魅力、魔力,以及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”的深刻内涵。

  作为父亲,我能做的,就是像我的父亲一样,用账本记录她们的成长点滴,等她们长大了,给他们一页一页翻看——这是爸爸的人生。

  现在我已经是奔四的人了,这真是个令人尴尬的年龄,谈爱情己老,谈死又太早,和年轻人一起谈经历太幼稚,和老年人一起谈世故又太小,闲在家无聊,出去疯怕吵,时尚说你妖,朴素说你老。

  觉得生活累了,刚想消极一下,回头一看,上有老,下还有小。

  这就是我和我父亲迄今为止的人生。

  直到自己做了父亲,我才知道什么叫生活不易,而身在其中,我们仍然能够无悔前行的原因是什么?

  有一天,和单位同事聚餐,喝得微醺。刚一回到家,房门紧闭的卧室内就传出“爸爸、爸爸”的悦耳声音——孩子已经迫不急待地来迎我了。而孩子的奶奶和妈妈,早已入梦。

 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吧。
责任编辑: 张 冉 IU107
  • 拿起手机 扫一扫

   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博

  • 扫描左侧二维码

   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信

    获得更多深度财经资讯

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昵称:

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遵守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。

 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,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。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1 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财界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文责自负。

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4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
热文排行
  • 财经
  • 股票
  • 理财
  • 综合

千股吧热贴
  • 热门主题
  • 热门回复

基金岛热贴
  • 热门主题
  • 热门回复

财界网广告服务中心

广告热线:400-898-3001